晚上七點,是我家樓下的傳統市場在這個季節開始收攤的時刻,也是母親一向交待要善加把握的降價採購時刻,今天傍晚變天,更是趁雨打劫的好機會:原本一把十五的青菜變成三把二十,熟菜也由一盤五十變成兩盤七十---在我上樓時,已改喊兩盤五十。不過不需貪求,因為那間很有名氣的哈爾濱蔥花大餅,我用買二送一的價錢買到了。踏入社會學以後,一向覺得像幾何學一般推論的公民社會很不真實,想起盧梭的普遍意志就氣得呼吸急促,唯有這種地方性的、不必想像的熟悉,有外婆牽著我的手一次次穿過、母親用不放心的叨絮教我如何認菜、從不給我什麼激情的召喚卻總是讓我自在,它讓我在海海人生中有個可以喘息的角落。

 

TO0A2788.jpg   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ill Rossi 的頭像
Still Rossi

Still Rossi的部落格

Still Ros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